100年11月19日
  早上在搭公車前往花源的路上,有一個聲音告訴我,今天我將會回歸「我」。頓時一股溫暖與悸動由心輪擴散了開來,讓我想流淚~心底多了一個疑問,「我」?

  點化儀式開始時,我感覺到背後有一股熱能,眼前開始閃耀著白光,在點化右邊的學員時,我看到了粉紅色的光從我的右邊一直照過來,但後來就突然變暗。當輪到我點化時,頭先感到一陣的震痛,好像有人拿著鋸子想鋸開我這顆像石頭的大腦,眉心輪也開始脹痛,而隨著脹痛,眼前開始出現大量的光在飛舞,有許多的顏色,如金色與藍色。

  但是頭頂上卻是一片黑暗與平靜,有一隻半開的眼睛注視著我,我問祂,你是誰?祂睜開了眼睛回答:「是我」。我又問「是我」?那是什麼,祂又回了我說:「無我」。我又問祢是我?祂回我:「非我,非也」,然後當Tanha的手放在我的眉心輪時,眼前反而黑暗了下來,在感受到吹氣的同時,一束銀白色的光直直往眉心輪穿破了開來,我嚇到,往後彈,點化儀式結束。然後我被隔壁學員開始點化的橘金色光淹沒,身體的疼痛慢慢地蔓延開來...

  回到座位休息後,我的右邊頭部非常的疼痛,腹部也像針刺一樣的陣痛著,Tanha說右邊屬於男性的能量,代表憤怒,我雖然是屬於左邊能量,但因為我的敏感讓我在生長過程中有許多的不愉快,所以我需要右邊的男性能量來保護自己,相對的也使用了較多的男性能量,所以才會痛右邊,我回想了一下,以前是個很悲傷的人,但不知何時我不再悲傷也不再流淚,每次遇到傷害,我開始用許多許多的憤怒來保護自己,右邊痛了約半小時後,終於停止了,只剩下腹部一陣陣像針一樣的扎痛還在持續。

100年11月20日(淨化第一天)
  今天要練習情緒療癒,我問了「為什麼我會害怕跟別人分享靈性這個課題」,同學在協助我的時候,我看見了一個穿著白色衣袍,但那衣袍跟和尚的不同,腳的地方像褲子,可是是束起來的,沒有頭髮,應該也是出家人的一種吧!但眼神堅毅的男人,其實在昨天點化後,他有曾經出現過,我以為只是一個幻覺。

  沒想到在我問了這個問題後,他又出現了,我看著他被壓著跪在地上,好多人圍著他叫罵,拿著石頭丟他,最後他被吊了起來,在高架上展現他的屍體。但我感覺不到他的害怕,看著他,我感覺他傳達給我的是不要害怕,你的信念是正確的,不要害怕,真正的害怕,是來自於那些手上拿著石頭的人,然後,療癒結束。學員與我分享了兩個字「害怕」,我想我了解了,原來並不是我害怕與別人分享我的靈性課題,而是因為我幫那些人背負了恐懼,才會造成這一世或累世我都說不出口。

  這也讓我想到在昨晚的寶石療癒中,我直覺的選了跟喉嚨有關的綠松石,我感受到它的呼喚,當在進行寶石療癒時,它一直傳達一個好愛好愛我的訊息,我的喉嚨也覺得不太舒服,伴著一陣陣咳嗽,一直覺得很緊的喉輪能量,好像開始迴旋了。

  而在三人小組遠距練習開始後,第一部位的眉心輪讓我非常的暈眩,暈到想吐,問了這是誰的反應,腦中立刻浮現出其他兩位學員的臉,難怪這不舒服的反應這麼大,原來大家都在暈啊!

  到了心輪,我感覺到些微的刺痛,像拿根針一樣地在胸口扎,我問了是誰的反應了,原來是柔儀了,最讓我感到驚奇的是在膝蓋,當到了膝蓋時,我的右膝感覺到一陣一陣的刺痛,原本以為是我自己的膝蓋在痛,但當我問到這是誰的反應時,腦中浮現出了柔儀的臉,而後在分享時,柔儀也跟我說了他的右膝很不舒服,痛得地方是半月軟骨,就像我在遠距時疼痛的地方一模一樣。

  兩天一夜的課程很快的就過了,我們靜心我們跳舞,我們享受大地與高靈的能量,我們在自我療癒時感受到靈氣的大愛,我們在空性中平靜與自在,最後的道別時刻,內心無限的感激,感激一切讓我可以成行的圓滿,更感謝我自己,我的生命藍圖。法喜。

100年11月21日(淨化第二天)
  早上起床後靜心,重覆跟著Tanha唸祈禱詞,每一次聽到祈禱詞都會感受到滿滿的愛與慈悲,讓我的心輪震動,但不是不舒服的,像是一種回應,安全與充滿愛。

  中午利用了休息的時間做了情緒遠距療癒,這次的主題一樣是回到了收養的那天,但那個過去的我不再丟出很多負面的情緒給我,反而是一片的平靜,我想可能是我告訴了他說,在未來我的養父母給了我很多很多的愛,我請他不要害怕,我們一直在一起。

  晚上老公有一點感冒,所以我跟他說來進行靈氣療癒吧!在他的後腦我感覺到快燒起來了,我想應該是因為過腦過度吧!而到了他的喉輪時,反而異常的冰冷,像一顆冰塊一樣,我的手一直刺麻,因為他是第一次接受臼井靈氣,所以我沒使用符號,這個冰冷持續了好久好久,我想可能就跟我的肚子一樣,要慢慢來,但我想到了他總會無意說出傷人的話,就跟他喉輪帶給我的感覺很像。

  到了他的心輪時,我很貪心的下了符號,沒想到他開始掙扎,表情很痛苦!嚇到我了,趕緊把符號擦掉,移到下個部位,真得很對不起,我太心急了。到了他的臍輪,感覺很熱,好像太過活躍了,到了海底輪,也是很熱,我的手一陣麻麻的,但可以感覺到隨著靈氣,他進入到很深層的睡眠。

  結束後,我與他分享,他說我的靈氣很弱,跟他之前接受的奧修靈氣不同,那時他在每個部份都會出現不同的畫面,而我的靈氣,他只感覺到熱熱的跟很舒服,我想之前一直排斥跟他分享靈氣,也是因為害怕被比較吧!但隨著喉輪的開啟,我慢慢地可以跟他分享我的靈氣心得,還記得以前只要提到這個話題,我就會全身不由自主的顫抖,現在雖然還是有點緊張,但至少我可以把真實感受說出口了。

  晚上做了寶石靜心和靈氣後,就又沈沈的睡去了。但作了一個父親跟兩個女人的夢,應該是我的生父跟生母,還有那個女人,他們的三角關係吧!我用旁觀者的身份一直看著他們在互動,夢裡的內容很情色,但我的心輪卻感覺到很冷冰。

  我把這個夢看成是一種釋放,釋放我對於一直以來情感道德高標準的原因,拔起我覺得男人一定會背叛的種子。睜開眼後我看著老公,終於第一次第一個念頭是我愛他,而不是他今天會不會去找其他女人...

  靈氣目前帶給我的幫助,最大的就是在每個負面動念發生時,讓我先去察覺,會有這個念頭的原因是什麼?是過去的創傷?是眼前這個人的行為?還是「小我」的誘拐。原來創傷後的情緒就是「小我」的能量,「小我」用這些傷害來讓我們相信人生是苦難的,而成為「小我」的信徒後,就會因為能量吸引,越來越不快樂,也感受不到「高我」的引導與愛,變成「我在受苦,我會受苦」,因為人生是如此的痛苦,而我的受苦也成為理所當然。

  一整天的情緒都很平靜,除了在老公又說了一些傷人的話時,我的心突然一陣脹痛外,其它時間都是沈默,不想面對人群也不想說話,但偏偏我的工作是業務,幸好今天的電話和工作量很少,有大量的時間沈澱情緒,感謝上主。點化後心輪也有些刺痛,但我找不出原因,可能是因為它正在淨化吧!畢竟在選寶石時,我選到了有關心輪的孔雀石,喉嚨到現在也還有點咳嗽,尤其靈氣手位到喉輪時都會有更強烈的咳嗽,但我相信這是一種改變,我會看著它的改變,接受它。

100年11月22日(淨化第三天)
  點化後一直感到全身酸痛,不知道是因為動態靜心還是點化的關係呢?傻傻地分不清楚了。但喉嚨還在持續咳嗽,是一種癢癢的感覺,跟感冒不太像。早上一樣靜心跟著老師的錄音複誦祈禱文,然後開始創傷療癒。

  今天我想療癒的主題是「母親」。母愛是從有記憶以來,一直深感匱乏,長期的匱乏使我常常感到莫名的悲傷,有一陣子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可憐的人,我的人生是如此的不被愛也無法去接受愛,所以我才選擇了「母親」來做今天的療癒。

  可能是我選的主題太大了,所以在過程中,與生母和養母的關係場景,就像快轉一樣在我眼前播放,但我還是可以知道播放的內容,但播放到一個畫面,快轉變成正常播放。我看到自己躺在一個病房上,手上打著點滴,我認得那個地方,那裡是我放棄成為「母親」的地方。

  然後我看到一個全身沒穿衣服的小小孩站在那裡看著我。而後,他來到了我的眼前,我的左手肘後方感覺很冰涼,我問:你是我的孩子嗎?你會恨我嗎?他只是用著他那無邪的眼神看著我,原來你不恨我,是我一直痛恨自己做了這個決定,是我在恨我自己的決定。我請求大天使麥可來陪伴我的孩子,我看見他的笑容,就像教堂壁畫上那些小天使的笑容一樣,好美。大天使用了他的翅膀將孩子包裹起來,他變成一團光球。我跟他說:「對不起,謝謝你,請原諒。」也跟自己與造成做這決定的一切都說了一遍,然後我感覺到我的左手肘後方不再冰涼,結束療癒,感覺心輪中一個積壓許多的能量,輕了一些。

  接著開始清理脈輪,今天眉心輪還是一樣的讓我脹痛,感覺一團強大的能量在擴大,似乎讓我有些招架不住。後腦有種悶悶的感覺,但是那個能量不再很熱,我想是最近比較放空,沒有用腦過度吧!到了喉輪,依然是伴隨著劇烈的咳嗽,但是咳一咳會感覺喉輪的能量又輕鬆了一些,到了心輪,一大片的玫瑰色光芒從心輪擴散開來,好美,好溫暖,心臟的刺痛感好像消失了,但還是可以能感覺到一塊黑黑的東西在哪裡,那是什麼呢?我不知道。

  下午跟同事一起訂了一杯珍奶,好甜!喝了兩口實在受不了,想說那來給符號好了,給了符號後,天啊!竟然變得沒那麼甜也不會很澀了!雖然把它喝完了,但心底有個聲音跟我說,我不喜歡喝飲料了,給了符號的能量水還比這好喝呢!
  晚上老公很不舒服,我跟他說那來幫你作遠距吧!在第一手位時,我感覺到非常的暈眩,可能是因為感冒吧!在後腦勺時,非常非常的沈重,喉輪有些冰冷刺麻,接著聽到他在隔壁房間傳出咳嗽聲,隨著療癒,慢慢地可以感覺到他的呼吸平穩了下來。到了太陽神經叢,我可以感覺到這個脈輪過度的活躍,難怪他每天都想著工作工作工作!臍輪非常的虛弱,這可能跟他胃腸不太好有關係,海底輪也非常的活躍,而且有沾染負面能量,到了膝蓋,也是冰冷的,而且酸酸的,結束療癒後,發現他流了大量的汗,不知道這是因為藥的關係還是因為靈氣呢?

  晚餐咬了一口肉,不知道為什麼我不喜歡了,睡前幫自己做了靈氣療癒後,又沈沈的入睡,但在凌晨一點半時覺得皮膚很癢,鼻子也開始過敏,好不容易等它們平靜後,才又睡去。又作夢了,但醒來就不記得,應該要準備紙筆,然後馬上記下來得。

100年11月23日(淨化第四天)
  早上祈禱文後,開始療癒,今天的主題是「為什麼我恐懼在水底的感覺」。一開始的畫面是在國中學游泳時,我不小心跌入游泳中嗆了幾口水,但我覺得這還好,然後又往前快轉,到了小時候奶奶幫我洗澡時,都直接把水往我的頭上倒,常常讓我嗆到,我在場景中原諒一切的人事物,原諒奶奶。畫面突然一片黑暗,停頓了一下子,感覺後腦有能量堵住了靈氣的前進,我再加入一次符號,頭開始忍不住的顫抖,好像一股能量正在衝破後腦的那道能量牆。

    忽然我看到了一個畫面,一個依圓形而蓋的城市,正中間有一座高聳的尖塔,城市裡有著各種動植物,一切是這麼的光亮與美麗,人類與不同種類的動物共存著,地上有許多水質純淨的石頭渠道,裡面有許多的人魚在游泳,我看到一條白色的男性人魚,那是我!我身上有許多細小的透明鱗片,在陽光下會閃耀著像水晶般的七彩光芒,非常的耀眼美麗,我們利用渠道在城裡來回穿梭,身旁有許多的人魚同伴,但只有我是純白色的。我和同伴快樂的在渠道中游著,然後頭部開始更劇烈的顫抖,我感覺到一股很強烈的恐懼阻止我前進,我決定先休息一下,再繼續。

  休息了五分鐘後,我繼續療癒,這次頭部依然是劇烈的顫抖,我感覺到一股巨大的負面能量附著在我身上,那股能量帶著黏稠,讓人很不愉快。然後我看見自己被人類抓住,因為他們想要我身上的鱗片,人類使用一種片狀的工具,將我的鱗片刮了下來,我好痛,一直掙扎與慘叫,但有人架著我,把我拖離了水面,我的鱗片因為被剖下,在我的皮膚上造成痛楚,在我的後腦,感覺到一股巨大無比的憤怒讓我暈眩想吐,我看著他們刮光人魚的鱗片,地上到處都是一種液體,我不確定那是不是紅色的!我想那應該他的血吧!然後人類也將他美麗的七彩尾鰭切了下來,

  接著他被丟入渠道中,慢慢地沈入水底,渠道裡的水不再清澈,人魚的眼裡有著極大的憤怒,當下我的念頭也是不想原諒這一些,但有個聲音告訴我:「過去,在沒有療癒的當下,就顯現成你的未來,你的當下」。所以我還是開口了,請他原諒這一切,但他的憤怒絲毫沒有減少,他帶著不解,為何我要原諒他們,我回答他說:「我們是靈魂共同的存在,我可以感受到你的憤怒與恐懼,請讓我陪伴著你療癒一切。」他的眼神溫柔了一些,但我知道這段療癒,應該會是一條漫長的路吧!

  這段療癒讓我想到我的皮膚過敏,醫生說我是因為吃海鮮而過敏,但我試過好多次了,過敏的原因大多是跟情緒有關係。每次在我感受到壓力或憤怒時,我的皮膚就會開始過敏,痛苦到讓我想把皮膚剝下來,而我的頭皮也會像蛇一樣的脫皮,掉下一塊塊的皮屑,就像鱗片一樣,什麼藥都吃了,依然是好不了,每次的過敏就感覺到憤怒的情緒在體內燃燒,我以為那是因為不舒服,但這種憤怒,跟人魚好像。想起小時候我很討厭人類,我常覺得自己不是人類,不應該在這裡,我不知道在這裡的目的是什麼。  
  
  晚上寶石靜心後,開始靈氣療癒,今天的脈輪感覺很活躍,但手位到了後腦勺時,還是會感覺到有塊像石頭的能量擋在哪裡,讓我有些暈眩,好幾次想穿越,但發現在每次穿越時,都會感覺到「脫離」,所以有些害怕。

  今天的喉嚨很不舒服,我想該不會是被傳染感冒了吧!所以加強了喉嚨的地方,靈氣手包圍我的喉嚨時,感覺有一道白光一直在喉嚨與兩邊的腺體擴散開來,突然想到Tanha說的,靈氣會自己到需要的地方去!

  在睡前靈氣療癒,真得是幫助入睡的好方法。

100年11月24日(淨化第五天) 
  早上起床擤鼻涕時,清出了許多的黃色膿痰,忽然感覺一陣的輕鬆,在想是不是昨天靈氣的幫助,讓細菌被清了出來!今天雖然有流鼻水,但整體感覺是舒服的,不像昨天咳嗽時,會有點痛。

  然後開始靈氣療癒,今天脈輪的感覺有點冰冷,雙手也感覺有點阻塞,我使用符號幫助自己清理,但沒什麼改變。但它告訴我「靈氣只是自然的發生,是去接受它大於感覺它。」我發現在花源時得到的訊息都好文言,回到台北後得到的訊息都好白話喔!但白話有白話的好,文言有文言的美,我都喜歡。

  而後腦勺還是一樣,感覺有股能量擋在哪裡穿越不過去,想嚐試穿越時昨天的陰影又出現了,不知道昨天看見的景像是真還假?也不喜歡那種穿越的感覺,所以只是將手放在這個部份,靜靜地感受它的能量。到了喉輪有點冰冷跟刺麻,但兩旁的腺體卻是一直脹熱,我加強了這個部份的能量,感受到一陣舒緩。

  在心輪時,我想起了一個朋友,我很喜歡他,但因為我做錯了一件事,讓她從此不再理我,很訝異會突然想起這件事,我想著與那位朋友的高我聯連,請他原諒我,原諒當下,也原諒自己因為做了這件事而失去她,我看見了她的微笑。真誠的希望可以療癒我們的友情,恢復我們的聯繫。

  今天的臍輪有些冰冷,也許是因為昨天吃了香腸吧!最近變得不喜歡吃肉,一吃肉就覺得不太舒服,身體會直覺地告訴你什麼東西有幫助,是可以吃的,什麼東西對身體不好,不該吃。但當下想吃都是因為「慾望」,小我說:吃一點點沒關係的,但吃下去後身體又不喜歡。

  最近的食量也蠻小了,可能是因為我不需要再藉由吃來給自己安全感了,我喜歡充滿能量而且健康的食物,這會讓我感覺到愉悅。

  晚上不小心被鍋子燙到了,我馬上給於靈氣,大概過了十分鐘後,就不痛了,但還是有點紅紅的,希望不會起水泡。今天吃晚餐時忘記給符號,難怪我覺得味道不同,點化後的味覺也變得敏感,食物有一點點不新鮮我馬上就感覺到了,還記得以前是無論什麼都可以吃下去的呢!

  今天比較早睡,原因是因為喉嚨與鼻子帶來的不舒服,一直覺得右邊的邊子塞住了,喉嚨有點"酸",這真是一種奇怪的感覺,喉嚨感覺到酸還是第一次呢!睡前一樣靈氣療癒,感覺我的鼻子裡有東西在嘎~的移動中,很奇妙的感覺,每次的移動我都覺得鼻子舒服多了,但還是塞住,結果靈氣後沈沈的睡去。

  到了半夜鼻子突然很不舒服,醒來打了噴涕和擤鼻涕,一樣有黃色的膿跟著出來,感覺有東西被清理了出來,右邊的鼻子不塞了,感覺瞬間通暢許多。

100年11月25日(淨化第六天)
  早上讀了祈禱文與靜心後,開始靈氣療癒。記得以前療癒時大概半個小時就受不了了,坐不住啊!現在卻覺得一個小時還不夠,身體越來越感受靈氣後,在療癒的過程中,就越享受靈氣帶來的滿滿的愛。

  今天在第一個手位時,依然聽到鼻子裡有嘎嘎的聲音,也感覺到鼻腔有東西在移動,實在太奇妙了!到了後腦的手位時,依然是有個密度很高的能量擋在那裡,有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像,我成為一個穿著質感很輕柔的長袍的女人,生活在一座高塔中,高塔中也有其它的女性跟我穿著相同的衣服,我們每天祈禱與冥想,與高靈和真我對話,但我卻感到不足,我祈禱靈魂能轉移到其它的生物上去,然後出現了那條白人魚,而後她告訴我,亞特蘭提斯人和亞特蘭提斯的居民是不同的,像她就是亞特蘭提斯人,而人魚就是亞特蘭提斯的居民,而居民也包含了許多的物種,然後就又恢復一片黑暗了。

  到了喉嚨,可能還是不舒服的關係吧!有些刺冷,我加強了符號,腦海浮出了一些關於恐懼的影像,也許它還沒準備好,而我也還沒準備好吧!打算再給自己一些時間,不要一直強迫喉輪的開啟。

  今天的心輪,依然閃耀著白色與金色的光芒,很美。一大片的白光中,金色的光芒在其中舞動,我被這幅美麗感動了,有點捨不得離開,但手位很自然的往太陽神經叢移動了過去,一顆小太陽在這個部份閃耀著,我想到很多的計劃。到了臍輪,依然有些微的冰冷,加強了符號後,它開始咕嚕咕嚕的叫著,今天的海底輪,腦海浮出一些畫面讓人很害羞。

  晚上是第一次的遠距共修,這一次有八個學員參加,在十點半前我先快速的做了寶石靜心,然後開始遠距,很自然地,我可以把名字與學員的長相都連接了起來,但一次做八個人真得有點難。

  在第一個手位時,我看見了莉蓁滿面的愁容,我不知道為什麼為浮現在我的眼前,我感應到許多許多的黑暗從他那裡延伸過來,我直覺地畫上第一個符號,那道黑暗被擋在符號的另一頭。到了第二個手位,感覺到過多的想法,還有些微得悶在右腦,這應該是鈺微吧!到了後腦,我感覺有幾道尖銳形狀的能量刺了出來,雖然不會讓人不適,但我直覺得浮起了玲君的臉孔,喉嚨的部份,腺體有些刺麻,但我不知道這是誰的。心輪我浮起了柔伊的臉,但有點疑惑,因為我沒有任何的感覺。在膝蓋時,我感覺一股酸痛由右邊的膝蓋一直痛到屁股下方,這應該是坐骨神經痛吧!但我不確定是不是因為自已坐太久了的關係。

  遠距能量時,我可以感受到有一股靈氣瀑布從上而下的,不斷地沖刷身體,就像修行者坐在瀑布下的那種感覺,一股能量由上直沖下來,不斷地洗滌,讓你感覺有股力量但又全然地放鬆,然後結束遠距後,沈沈地睡去。

  最近在看「入門-古埃及女祭司的靈魂旅程」,裡頭有許多的場景讓我覺得相似,包括那些畫面與對「人」的感覺,以及孤獨與寂寞,但在開始閱讀這本書之前,我好像進入了靈性的冷凍期,不再覺得那些異象是奇妙的,而是覺得自然,有或沒有都是一種自然,但我知道在真正接受「有無」的目標前,我還有很漫長的一段路要走,但至少我不是一個人,也不是異類。我也想起小時候沒教我,但我會知道靜心是每日的課程,一直到跟同學提起這件事,他們覺得我很奇怪,然後我就停止了,重點在於明瞭你自己在做些什麼,而不是去告訴別人你在做什麼。

100年11月26日(淨化第七天)
  早上五點很自然地就醒了,一股輕鬆的感覺自身體延伸開來,原本想靜心,但我選擇了療癒,今天的療癒除了仍有些不舒服的喉輪外,身體感覺到一片平靜,喉輪依然有些刺冷,但我直覺告知我這不是感冒,而是因為它在大量的清理,所造成的不適。在靈氣中,我又放鬆地睡去,感覺到全身散發著白色的光芒,感覺到自己是安全地被愛地,就算在睡夢中會有一些夢境,都會有聲音告知我,它只是療癒。你看著它們發生,而後會明白,發生的每件事情,都有其困,每個當下都是其果。

  早上我能很自然的跟老公說出靈性所帶給我的感受,不再像之前,每當我提到這個議題時,在喉輪上總會有一股很糾結的情緒在,今天分享是,是很自然地,老公也很異議我與他分享的語氣,他覺得那不是我,但我也說不上來。

  晚上依然開始靈氣療癒,這兩天到了心輪會有一點悶痛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一直想要去做的事,沒有盡全力去實踐的關係呢?喉嚨的部份依然有些刺冷,這陣子對食物的感應也很強烈,當吃下一些不健康的食物時,我的身體會有一點拒絕!挺神奇的。

100年11月27日(淨化第八天)
  今天早上依然在六點半就睜開了雙眼,早上進行亢達里尼靜心,很平靜,但錄音機有些問題,一直被中斷的感覺,讓我感到煩躁。便開始了靈氣療癒,今天有一個聲音提醒我,該進行情緒療癒,但我忘了,一直到結束都沒有想起這件事,這陣子有點茫然,又開始問起自己的感覺是真得嗎?然後又發生了因為奶奶那時過世,先生的家人問到我有沒有看到她時,我的拒絕回答,而引起得不諒解,到現在他們的心情還有些不愉快,我覺得有些無力,因為是奶奶要我不要回答他們的。

  奶奶說他的肉身己經結束這一世的旅程了,他即將前往人們到不了的地方,也除去了在人世的任何責任與稱呼,我不該回答他們的問題,無論他們對她的死去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,都不該是經由她或我來替他們療癒。

  當下我也害怕自己看見的到底是幻像還是真實,但這世界本來就是虛無,似乎也不用再去探討是真是假這件事了!

100年11月28日(淨化第九天)
  昨天做了惡夢,夢見一個女鬼殺死了四十二個人,我們一群人外出,回到那個地方時,發現人都不見了,而女鬼躲藏了起來,有些地方有血跡,但都沒有屍體,但隱約可以感覺到它的存在!忽然女鬼發現了我的存在,原來他的目標是我,雖然我看不到他,但是地上會出現他的足跡,我們避開它的足跡,然後告訴返回的人,最後放棄了那個地方。

  很久沒作這麼恐怖的惡夢了,夢裡的場景歷歷在目,惡夢是恐怖的是讓人害怕的,我起床後也心有餘悸,不懂為什麼會作這個惡夢,累人。

  早上針對一不舒服的喉嚨作了靈氣,清了一些東西出來,但仍有點咳嗽,連昨天老爸在電話裡都聽到我感冒了,但我仍然不確定是不是感冒,因為它只是很單純的在咳,再多觀察看看吧!
  
  今天得到的引導是,無論一個人具有的能力是什麼?都只是他自己的課題,這能力並非是用來協助他人解決問題的工具,也無法給對方答案,這些都會是業力的產生。

  晚上結束寶石靜心後,開始情緒療癒,今天療癒的主題是「孩子」,開始療癒後,又感覺到左後手肘有股冰涼,腦海中開始浮起那天在醫院的場景,我看著像電影的畫面在眼前播放,一幕幕的轉換,然後到了最後一段,一樣出現那個小男孩,我跟他說對不起,感覺左後手肘變得溫暖,我請大天使麥可來陪伴他,然後我抱抱他,希望他原諒我,他也希望我能原諒自己,更原諒那個男人,就在快要結束時,畫面又跳到我的小時候,因為國語考了九十九分被媽媽打得很慘的那個回憶,我看見媽媽對我釋放出來的情緒,強大的負面能量,我的心中出現了一塊黑色的東西,那是「恨」,我嚐試對自己說明這都己經過去了,但如果不原諒這段回憶,所造成的影響。

  想像玫瑰色的光茫籠罩這個場景,一切將被療癒。在睡前依然有進行靈氣療癒,越來越享受靈氣帶給我的放鬆與愛,感覺一天的情緒都被洗滌了,是一種幸福。

100年11月29日(淨化第十天)
  早上進行情緒療癒,但並沒有設定主題,因為我想試試看它會出現什麼,一開始感覺到一片的黑面,然後每個畫面都在快轉,讓人感到迷惑!是因為我沒有設定主題的原因嗎?但心裡變得更沈靜,可以感覺到療癒依然地在進行著,但並非針對任何的主題,而只是進行著,讓你的心更向入沉潛,感覺自己陷入一片寧靜的黑暗中,感覺心輪微微的悸動著,也許清晨是最適合情緒療癒的時候吧!可以讓自己更向入探索,內察。

  晚上和沛緹吃飯,非常開心的一起分享了靈性上的感想,有些時候我會覺得說出來的話不是我在"說"的,那種感覺非常的奇妙。昨天指導靈跟我分享了關於愛這個課題,他說你無法用愛填補別人的缺口,除非他自己選擇接受。因為當下的狀態都是他自己的課題,你唯一可以做得,是以自身愛的力量,像旋渦一樣的迴轉,慢慢地擴大力量,慢慢地去感染對方,讓他願意去接受,去影響,去覺醒。
  很棒的一個分享,我的腦中也出現了一個關於這個課題的圖像,祂也說到,每一個迴轉都是由一個點開始,所以當「點」的力量夠強,這個旋渦的力量也就會越大,這就是影響力。

  晚上在寶石靜心時,腦中出現了一些畫面,但我不太記得了,今天的療癒依然讓我很放鬆,最近在心輪時,我都可以感覺到一股溫暖,想流淚的悸動。然後在跟老公談論他工作上的問題時,我發現我變得很沉靜,我對他說,我只希望你每個決定的當下,都是出自於「最真實的你」,而非他人。

  有人說我們很好命,所以我們很感恩,有人說我們運氣很好,所以我們很感恩,我們用感恩與愛來回覆對我們好的人,縱使他們在言語上偶爾展現出的利刃,總可以成功的給我們最致命的一擊,但那是他們展現愛的方式,因為了解,所以我們原諒。因為那些傷害也是一種愛,所以我們最終去選擇放下。

100年11月30日(淨化第十一天)
  早上依然以祈禱文開始一天,祈禱文結束後,開始幫老公遠距療癒,但我今天的狀況不太好,不太能集中精神,只好把前面的12手位做完,就結束了。早上問了他有什麼感覺,他說他覺得熱熱的,而且早上起床沒有睡不飽的感覺,這應該是靈氣的關係吧!

  晚上在寶石靜心後開始靈氣療癒,其實我之前很偷懶,做了前面的手位後都沒有做後面的,今天做了完整的療癒,這種感覺實在太幸福了,全然的被愛與放鬆,讓我在期間不小心失去了意識。很好奇大家是如何在過程中保持清醒的呢?在心輪時今天是綻放著玫瑰的光芒,好美好溫暖。

100年12月01日(淨化第十二天)
  今天早上只有祈禱文和部份靈氣,我不明白為什麼鼻子會過敏,而且在持續的療癒下沒什麼改善,反而更嚴重了!這真是難題,得到的訊息是因為我的眉心輪阻塞,所以影響到我的鼻子,然後在點化後,我的皮膚過敏沒有再發作!這陣子天氣變化這麼激烈,卻一次都沒發作,是奇蹟。

  下午的時候,幫Ada靈氣療癒,不過只有幾個部位而已,在太陽穴可以感覺到脹熱,而Ada突然哭了起來,但他說他只要一安靜就會想哭,所以應該跟靈氣沒有關係。

  今天晚上十點半與谷萍約好遠距療癒,谷萍有乳癌的家族病史,最近又因原位癌復發,上來台北治療,與他提到靈氣的想法並非是「我」可以幫助他什麼,而是希望他可以經由我來接觸靈氣,讓靈氣協助他。

  在療癒之前,我己經習慣先靜心,這樣才能保持寧靜,但這次的療癒讓我很疑惑的是我自己舒服的想睡覺,之前的遠距雖然透過靈氣是可以感覺到放鬆,但這麼強烈的進入深沉的睡意中,是第一次。谷萍跟我說他很快的就睡著了,讓我有些受到打擊,所以寫了信給Tanha,希望他能給我一些信心,或是我的方式是不是那裡錯了呢?

100年12月02日(淨化第十三天)
  今天早上感覺特別的累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沾染了昨天遠距的能量,起床時感覺頭很重,有點暈,感快使用符號幫自己清理,但因為賴床,來不及做白光清理。

100年12月06日(淨化第十七天)
  今天早上在療癒時,臍輪的地方,在第三個符號後,看見了一個綠光的通道,在黑暗中出現,很奇妙的感覺,感覺是一種穿越,但我並沒有再往前進。

  收到了Tanha的信,回覆我說在療癒小谷時,感覺自己也舒服的想睡著,是因為被對方的能量影響了!我需要再加強丹田的力量,多作些動態靜心,所以應該把每天的課程調整為早上亢達里尼,晚上寶石靜心。今天早上的亢達里尼後,心輪有些酸痛,感覺很特別,每次酸痛的地方都不同。

  另外眼睛與鼻子的過敏,還有咳嗽,Tanha建議我持續靈氣療癒,其實喉嚨有好些了,現在只剩鼻子和眼睛,感覺眉心輪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需要療癒,最近也有一個聲音一直跟我說「靈視力」的課題,他想要我練習將心、眼合而為一,但我覺得好困難喔!就順其自然吧!

100年12月06日(淨化第十八天)
  昨晚跟老公吵架,而且大哭了一場,很久沒有這麼哭出來了,也許真得是因為眉心輪的能量正在清理,哭完後覺得好舒服,沒有那麼多的憤怒情緒再深值於心裡,但整晚都睡不安穩,感覺身體的能量很不穩定,四點多就醒了,聽著老公在咳嗽,我覺得好心疼。雖然知道不讓這麼吼他,其實他己經是個很棒的老公了,但那些嘮叨累積到一定的程度,無法舒解時,還是暴發了,可憐的老公,但事後我有跟他說了抱歉,我還是很愛他,也覺得他很棒,只是受不了一直被嘮叨,讓我很痛苦。

100年12月11日(淨化第二十三天)
  今天是共修會,回到花源心情的感覺很放鬆,也很緊張,感覺其實淨化還未完成,也不知道如果去跟大家分享這幾天的心情,很亂,很慌。雖然現在回頭看來,並沒有發生很劇烈的改變,但其實知道,自己己經有些不同了。

  在一面,是在情緒上有些改變,很難去形容所得到的感覺,是平靜也是衝突,是憤怒是恐懼,但也充滿了愛。tanha說因為二階輸入了情緒符號,所以我現在正在清理自己的情緒,二階的淨化要著重在情緒上的療癒,但其實說療癒也不完成,因為我們是完整的是全然的,而並是有缺陷,所以應該是用回歸會比較貼切。

  其實在二階後我一直感受到自己情緒上的波動,常會一些過去的問題,現在的問題與未來的問題在我的腦中產生,每個場景與對話都歷歷在目,讓我感覺到恐懼與對未來的擔憂,讓我想縮回去,關閉一切的覺知,也許這是小我的考驗,應該得更專注在於聆聽真我的引導,加油~你可以熬過去的。

「一切人為,即是夢即是幻,即是泡影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--Shanti-- 臼井靈氣。Reiki

藍裴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