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67980_3306920044243_1605320797_32816838_1542165074_o  
  這次的二階點化帶給了我很大的震撼,在與「真我」的對話中,我體驗到「全然的愛」,在祂展現的寧靜與祥和中,沉靜了,回歸了。

  那天點化儀式開始時,我感覺到背後有一股熱能,眼前閃耀著白光,在右邊的學員開始點化時,我看到了粉紅色的光從我的右邊一直照過來,但後來就突然變暗。當輪到我點化時,頭先感到一陣的疼痛,好像有人拿著鋸子想鋸開我這顆像石頭的大腦,眉心輪也開始脹痛,而隨著脹痛,眼前開始出現大量的光在飛舞,有許多的顏色,如金色與藍色。

  但是頭頂上卻是一片黑暗與平靜,有一隻半開的眼睛注視著我,我問祂,你是誰?祂睜開了眼睛回答:「是我」。我又問「是我」?那是什麼,祂又回了我說:「無我」。我又問祢是我?祂回我:「非我,非也」,然後當Tanha的手放在我的眉心輪時,眼前反而黑暗了下來,在感受到吹氣的同時,一束銀白色的光直直往眉心輪穿破了開來,我嚇到,往後彈,點化儀式結束。然後我被隔壁學員開始點化的橘金色光淹沒,身體的疼痛慢慢地蔓延開來...

  在淨化的這21天中,長期困擾我的皮膚過敏不藥而癒了,但取而代之的是喉嚨、眼睛與鼻子的不適。喉嚨拼命的咳嗽,在持續的靈氣療癒下,不時會有膿痰咳出,而眼睛和鼻子的過敏症狀加劇,更進入了一段靈氣的黑暗期。


  我這麼稱呼它是因為所有關於療癒的一切覺之,像被一層黑布蓋上,像被包裹在繭裡似得。在點化後的前幾天中,我可以看見不同於這個時代的場景,可以分辦手位的感覺。但在一個禮拜後,沒有了訊息、沒有了影像,連手位的感覺都麻痺了,像陷入了黑暗的無底洞,不斷地向下墜落,我開始問自己,之前的「那些」,難道是夢嗎?

  但有一個訊息重覆地提醒著我說「靈氣只是自然的發生,是去接受它大於去感覺它」,所以我決定就算處於黑暗中,仍固定每天的靜心與療癒,隨著一個禮拜過去,對於靈氣的一切感覺,才又慢慢地恢復。

  而隨著點化後,我察覺到以前一直被壓抑的憤怒情緒,原本像一層油污般的能量,正隨著一次又一次的療癒,逐漸清理。也在每一次與靈氣的接觸中,更覺察到上師的指引,並更清楚的了解所要傳達的訊息,在療癒的同時,在釋放與清理中,靈魂就像呼吸到新鮮空氣般,變得輕盈。

  這是一條「回家」的路,遠遊的異鄉遊子們,終將受到引領,回歸上主。而內心無限的感激,感激一切讓我可以成行的圓滿,更感謝我自己,我的生命藍圖,更深深地感謝高我的引導,與Tanha、Vinod的慈悲點化~。法喜。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--Shanti-- 臼井靈氣。Reiki

藍裴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